「只要有人过世就是一种商机」

发布时间:2020-06-11

浏览量:675

「只要有人过世就是一种商机」

凡是人都会死。

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课题,也是不可撼动的事实。没有人不会死,即使可以很长寿,但不可能没有极限。

人只要死了,就必须埋葬其遗体。遗体不能随便丢弃,至少要做最低限度的处置。人类在这个时候,不仅是埋葬遗体而已,还会为了追悼往生者而举行仪式,也就是葬礼。

从古至今,人类曾经举行过什幺样的葬礼呢?由于欠缺足够的文字纪录,对此我们无法得知全貌。但是,根据考古学的发现,在人类文明的初期,就有因同伴的死去而悲伤,并举办追悼仪式的行为了。

位于日本青森县三内丸山遗迹的绳文时代遗址内,发现了数个椭圆形的「土坑墓」,在这些墓穴中有以石头围成环状的环状石墓(环配石墓)。该遗址是距今约五千五百年至四千年前的遗迹,可知当时的人不会随意弃置遗体,而是埋葬遗体。

从以上例子可了解,人类在形成社会生活以来,就有埋葬往生者的行为。我们可以说,葬礼的历史就跟人类的历史一样古老。

只是在日本,当出现如奈良和京都这样的都市之后,却经常可以看到路边有往生者。尤其是发生灾害和饥荒时,更常看到受灾者的尸体就这样放置在路边。因为都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也无法安葬他们,所以只好放在路边不管了。这是那个时代的作法。只是,随着城市的发展逐步成熟,人们了解到随意放置的尸体是传染病的根源之后,就必须想办法埋葬路倒的尸体了。

除了人类以外的生物,即使同样是哺乳类,也不会像人类一样在同伴死去以后埋葬其尸体。不仅不会举办葬礼,连遗体都是放着不管。即使是和人类相近的猿猴也是一样。猿猴看似较为聪明具知性,从实验证明确实是如此。但是,猿猴也不会埋葬同伴的尸体。

就这一点来看,可以说埋葬同伴的遗体这个行为,正是我们身为人类的证明。只要是人类,为同伴举办葬礼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现代人也继承了这一项传统。

但是,最近出现了「不需要葬礼」的想法。其实从很早以前开始,就有人提出「不需要葬礼」。到了近代,第一个公然倡导「不需要葬礼」的人即为推行自由民权运动的中江兆民。

兆民的思想所引导出来的结果,就是葬礼无用论。他留下的遗言是,「我不需要举办葬礼,死后马上把遗体送去火葬场火化即可。」后人遵从他的遗言,在其死后解剖遗体,之后也没有建造墓碑。算是实践了他的葬礼无用论。

只是接下来的发展犹如历史的反讽,也牵涉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兆民生前的好友板垣退助和大石正巳等自由民权运动家,为了追思兆民而在青山会葬场(现在的青山葬仪所)举办了一场不拘特定宗教仪式的「告别式」。这正是后来日本普及化告别式的滥觞。

也就是说,倡导葬礼无用论者的追思会,创造了所谓的告别式。

也有不少名人的遗言即是,「不需要葬礼,不需要坟墓。」

例如,夏目漱石在讲述自己伦敦留学经验的小说《伦敦塔》中,即藉由主人公(夏目漱石自己)之口说道:「吾死时不留辞世之诗句。死后不建造墓碑。肉体火化遗骨成粉,于一西风强烈吹拂之日,将其撒向空中即可,不须烦忧死后之事。」

但是漱石过世之后,后人还是替他举办了隆重的葬礼。漱石弟子之一的芥川龙之介就在〈葬仪记〉这篇文章中描述过那场葬礼。

葬礼是在青山会葬场举行,主持仪式的僧侣为漱石曾经修行禅学的鎌仓圆觉寺的释宗演(宗演)。宗演授予漱石「文献院古道漱石居士」的戒名。漱石的遗体经过解剖以后,送至落合火葬场火化。之后并没有将其骨灰洒向空中,而是埋葬在杂司谷灵园的坟墓内。

有句话叫做「生老病死」。根据佛教教义,人有生、老、病、死这四种「苦」。生老病死也因此被称为「四苦」。

在现代,生老病死与痛苦之间的关连仍然存在。我们害怕变老,便想尽办法保持年轻。为了不想要生病而注重健康,若身体有些许不适就马上去看医生。

况且,我们对死亡的恐惧也没有消失。

和过去相比,长寿的人是变多了,能活到八十岁,甚至九十岁的都大有人在。在现在的日本,若是听到有人在七十多岁去世,甚至还会说:「明明还很年轻呢。」

但是,死亡并不会因此而消灭,我们终究也没有实现长生不老的愿望。

死亡依然是恐惧的对象,一想到人从出生到死亡为止的过程,就不禁让人觉得害怕。更何况现在还多了一个「死后的不安」的新因素。

日本人虽然认为生活本身是一种痛苦,却不以生存为苦。虽然拥有世事无常的「无常观」,但那跟印度人对无限反覆的轮迴转生的恐惧是不一样的。

更何况在现代社会中,甚至有很多日本人觉得活着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人之所以想要长寿,也是基于这种想法。绝大多数的人并不会想尽快脱离生存的状态。

医学的发达对疾病有极大的影响。我在十年前曾併发甲状腺亢进和十二指肠溃疡,差点就没命了。最近又因为不会致命的疝气而入院,住的是跟之前一样的医院。

相隔许久以后再度入住同一间医院,让我感觉到医疗环境真的有很大的改变。病历表都已电子化,让医护人员随时都可以看病历表,这一点跟十年前完全不同。

对长期患病的人来说,这种感受应该相当深刻,在长期治疗期间,应该也能察觉治疗方法进化许多。许多在以前无法治癒的疾病,现在也找到应对的疗法了。也就是说,在以前可能是救不活的,现在都可以救活了。

当然,社会环境,尤其是卫生环境的改善有极大的影响,但要不是因为医学的进展,日本也不会成为今天这样的长寿社会。

接下来,我们来谈一下衰老这件事情。

太田典礼认为,没有用处的老人家只会替社会带来问题,因此活着就是一种罪恶,这样的老人家最好自杀,且自杀是「抱持最高善意的人类行为」。此论调非常极端,若是在现在提出这种想法,只怕会招来严厉的批判吧。

而跟这论调完全相反,现在的社会对老人可说是极度照顾。有退休金制度可以提供一定程度的生活费用(虽然数量不多,且之后还有可能会被删减)。要维持社会保障所需的金额非常庞大,大到成为政府财政恶化的主要原因。

基本上,二次大战后才开始确立退休金制度,在这以前,除非是军人、公务人员或是一流企业的员工,一般是无法享有退休金的。人们若是辞去工作,收入即为零,不是靠存款过活,就是得依赖家人了。

目前高龄却单身的人,以及只有夫妻二人的家庭增加许多,退休金制度应有发挥保障的作用。想想看,是因为独居老人变多,导致退休金制度变得更完善,还是相反地,因为退休金制度变得完善了,才导致独居老人增加呢?以上两种说法各有支持者。只是不可否认的,若退休金制度没有这幺完善,老人是很难独自生活的。

再加上,最近由于老人照护成为这个社会的重要议题,因此照护保险制度也变得益发完备。由于仅靠家人无法做全方位的照护,所以产生了大量的照护设施,在设施内工作的人也增加了。

跟以前相比,现代的老人家确实活得比以前的老人家还要健康有活力。这都是因为社会资源丰富,社会环境也变得相当健全的缘故。然而,老人照护孕育出一个巨大的产业。虽然减轻了家族的负担,社会却也因此付出巨大的成本。

不是只有当事人才感受得到这种死后的不安。家里有人过世的家族也感觉到不安,有老人家的家庭也隐隐有同样的感受。一旦家里的老人家过世了,到底该怎幺办丧事呢?没有墓地的话该怎幺办?只要一开始想这些事情,就变得日渐不安。

由于都市化的关係导致共同体的消失,而政府和行政单位又没有积极消解这种死后的不安,因此相关业者为了解除消费者的不安感,便以各种形式投入了这个市场。

如果採用直葬,且已经于民间灵园购买了墓地,那幺并不需要另外花费多少钱。约莫二十万日圆即可完成。

但如果想要举办气派的葬礼,并且在东京都内新购墓地的话,即使花上一千万日圆也不是什幺不可思议的事情。

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说,只要有人过世就是一种商机。有人过世了,便会伴随着产生各种各样的经济活动。在现代日本社会中,往日牢固的共同体已不存在,类似葬礼组的组织也消失了,尤其是在大都市,想要办丧事就不得不委託丧葬业者。以丧葬业者的角度来看,往生者就像是「摇钱树」一样。

有一段时间,葬礼组所做的事是交由大型企业来运作。因为当时的企业与其员工之间有相当紧密的关係。日本企业有「日本式经营」的特色,其中包含终身僱用制、年功序列制、企业内工会,有以上制度的企业尤其会担负起举办葬礼的责任。

在以前的「上班族电影」系列中,就曾描述过这种企业文化。主管和部属犹如家族一般互动,主管会帮部属找结婚对象,若是主管盖了新房子要搬家时,部属也会去帮忙。

主管也会带着部属一起去出差。在还没有新干线的时代,出差几乎都会外宿,到了晚上,主管就会带着部属去逛街。平时也有不少主管会在家里设宴招待部属。因此,主管的家里一定要有客厅。

有这种风气的企业,会在员工的亲人亡故之后,担负起办丧事的工作。葬礼的接待由员工担任,也有很多员工一同参加葬礼。

参加葬礼的人还有很多是其他有合作关係的公司员工,这些人其实跟往生者毫不相识。但即使如此,为了往后的合作,还是需要参加葬礼。

这种带有共同体特色的企业,其实是仿自以往的村庄社会。实际上,在战后的高度经济成长期加入这些企业的员工,大多是离开村庄来到都市工作的人们。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导致企业也成为一个如同村庄般的社会环境。一如葬礼在村庄社会中是极重要的大事一般,这些企业也相当重视葬礼。

然而,随着时代变化,企业的运作方式也跟着改变,这种共同体的特色逐渐消逝了。企业很少协助员工处理家族的葬礼,因为合作关係而参加葬礼的公司员工也变得少见。因此,葬礼中的出席人数大幅减少。这就是葬礼的规模缩小、简略化的一大主要因素。

很多地区失去了像葬礼组这样的组织,企业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担负起葬礼组的工作。况且通常办丧事的需求总是很突然,家人往往什幺都没有準备。因此,如果家中有人过世,即使得要花钱,也不得不委请丧葬业者办理了。

富裕的家庭可以设置墓地。而有些不够富裕的家庭,则是省吃俭用只为将来能设置墓地。

一个人过世,是需要花上很大一笔钱来处理的。而所需要的费用是以百万日圆为单位计算,有些甚至会高达一千万日圆以上。

在这个能将所有东西都当作消费对象的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不管是生老病死,都无法逃脱资本主义的掌控。所有事物皆可拿来赚钱,也强制我们必须去消费。

因此,与生老病死相关的痛苦也有了极大的变化。生老病死带来的痛苦,不仅折磨着当事人,也逼迫着家属。

这是不是太不合理了呢?目前的埋葬方式,真的是我们所需要的吗?

有人认为,家属的责任就是替往生者办一场气派的葬礼,并将其骨灰埋葬在墓地中。若不这幺做,就是对往生者的一种侮蔑。即使没有人如此明言,家属本身也会这幺想。

有些人也会基于上述想法,对家人提出自己想要办什幺样的葬礼,用什幺方式埋葬,但这是对家人的一种束缚。

一切正落入将葬礼与经济活动结合的资本主义的圈套。


相关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果博导航一站|网上生活家园|独立地报道新闻|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