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家开讲】妆点全球

发布时间:2020-06-12

浏览量:420

【头家开讲】妆点全球

「配方这幺重要的东西,如果没有百分百把握,怎能轻易更动?这种风险,我们冒不起?」位于上海闵行区的太和生技集团董事长办公室,传出郭靖凯高分贝斥责声,即使隔着二扇门,站在走廊上,也能听出他又急又气的语气。

郭靖凯的祕书神情紧张,每隔15分钟就到会议室安抚我们:「董事长临时有突发状况要处理,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一个钟头过去,郭靖凯带着微愠脸色步出办公室,拍照时,他意识到气氛有些僵,这才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还自嘲因常后悔对员工太凶,会定期返台参加情绪管理的圆桌课程。

韩国爱茉莉太平洋集团旗下的双头修容棒,也是交由太和生技集团代工生产。

 

投入重金 研发配方

成立37年的太和,产品九成五是彩妆品,代工的国际品牌有L'OREAL、COTY、露华浓、Boots、韩国爱茉莉太平洋集团等,除了代工,太和也提供品牌商配方。

彩妆品汰旧换新速度快,流行性商品寿命平均仅有2年,为了跟上流行脚步,太和每年投入营业额逾6%的研究经费,至今累积超过一万种彩妆保养品配方,视配方为存续命脉,难怪员工擅改配方,让郭靖凯大动肝火。

拿起貌似巧克力状的眼妆品,郭靖凯神祕兮兮地说:「这是我们投入2年、独家开发的3D蜡油,原料可通吃,做为腮红、眼影、眉膏、唇膏原料,这个产品可以整天不用补妆,又能轻鬆卸妆。」他透露,此配方售价比传统平均贵上3成,L'OREAL集团企图出资买断,「被我拒绝,这是我的祕密武器。」他打算靠这个配方,提供不同大厂代工生产更多品项。

太和生技集团耗时2年独家研发的3D蜡油配方备受瞩目,图为以此配方製成的眉蜡产品。研发实验室人员正在测试唇膏展色度,并核对色票。

长年浸淫彩妆时尚产业,57岁的郭靖凯穿搭配色比同龄男性更大胆时尚,蓝色小碎花亚麻衬衫、大地绿麻料西裤、焦糖色牛津鞋配紫色袜子,江诗丹顿腕錶、PRADA公事包与Tessuto迷彩后背包,衬托出贵公子气息。

 

望族之后 基层拚起

事实上,郭靖凯确实是望族之后,「我的外曾祖父是清朝时台中厅的通译,他还当过电影製片,外祖父念台中一中,和辜振甫是同班同学,辜振甫当时还住外祖父家,外祖父后来从事军需品生意。」郭靖凯的父亲是公务员,母亲郭施碧云出身商贾大户,不到40岁就经营庆达木业,从事家具出口,旗下员工多达600人。

70年代,印尼产地禁止原木出口,郭施碧云放不下孩子赴印尼设厂,最后收掉公司,1980年转投资化妆品代工,创立太和生技集团。「母亲在商场上认识一群日系化妆品公司主管,他们觉得日本公司太保守,决定跳出来做,妈妈等于支持他们资金。」当年投资规模已达1亿元,厂房设在高雄大发工业区,替雅芳、沃尔玛开架式自有品牌代工。

郭靖凯(左)与母亲郭施碧云(右)感情好,母子共赴美国旅行。(太和生技集团提供)

郭靖凯身为家中独子,文化大学毕业后考进宽达食品,担任麦当劳储备高级干部。当年待遇福利优渥,月薪2万元是同侪的3倍,一年后準备签约送往美国汉堡大学受训,却被母亲、姊姊徵召回家。郭靖凯27岁时进入太和就没离开过,因此对外他总自称为「1.5代」。

返家后,他先从基层蹲点做起,叠货柜、上产线都难不倒郭靖凯,除了亲自动手做,看到问题也会试图找出解决办法,「我会和师傅讨论,有时我的想法行不通,师傅也会据实以告,绝不是我说了算。」后转调研发部门,打下基础才开始接触业务,35岁前已跑遍全球50余国参展,最远曾到南斯拉夫、匈牙利。

 

登陆扩厂 接单赚翻

80年代末期,全民疯六合彩,作业员签中就不上班,劳力密集产业严重缺工,郭靖凯不得不充当先遣部队,登陆找寻设厂机会。从深圳进入广州,遭逢北京天安门事件,「我从来没看过那种场面,逃难的人挤满广州火车站、行李大包小包,下火车第一件事就是买回程票。」更让郭靖凯印象深刻的是,香港领队和家人通电话的语气竟像在诀别。

首次登陆无功折返,3年后,郭靖凯直接锁定上海,同样单枪匹马前往考察。他不讳言:「进上海第一件事就是看回程机票,那时最怕假日,离开宾馆就没人认识你,你也不认识半个人,又听不懂上海话,也没台湾食物可以吃,只能不断催眠自己,很快就能回家了。」即使一晃眼已在上海打拚25年,郭靖凯仍习惯用台语回答我的问题。

经过2年筹备期,1994年,集团正式在上海设厂生产。初期,郭靖凯负责人员培训、设备规划与产线运作,他观察到:「上海人特别聪明,教一次就会,还会举一反三,连接线生都能找到大学毕业生,那时人人都想到外资企业工作。」

产线女工以手工贴标,并逐一确认产品状况。

除坐享大陆便宜劳动力人口红利,自2000年起,太和生技集团也尝到国际化妆品及保养品公司,开始转移订单到亚洲的甜头。集团累积20年扎实代工经验,顺利承接雅诗兰黛、雅芳、露华浓、L'OREAL等欧美彩妆订单,业务量快速翻倍成长,2009年年营收站稳九亿元。

当时钱有多好赚?资深员工形容:「第三季是彩妆业订单旺季,接(订单)电话接到手软,那时听到订单的心情是『完了!订单又来了,又要加班了』。」

 

抗议罢工 订单流失

原以为能就此一帆风顺,不料,2010年郭靖凯却面临职涯最大危机。

当时位于闵行区的露凡西厂因故须移厂,迁往车程约半小时的松江区丽鑫厂,部分员工不愿移厂,不惜发动静坐抗议、罢工,郭靖凯心有余悸地说:「我们办公室只有三层楼,但竟然有人爬上围墙、扬言跳楼,用尽各种激烈手段威胁,要求支付高额赔偿。」

眼看气氛越来越僵,郭靖凯为求止血,忍痛支付2500万元遣散费,然而罢工事件严重冲击产能,流失大笔国际订单,加上欧美市场未走出2008年雷曼兄弟金融风暴阴影,在内忧外患夹击下,2010年太和生技集团年营收近乎腰斩,惨跌至6.5亿元。

罢工事件也引发二位股东退股,惊动高龄近八旬的郭施碧云,郭靖凯一方面忙着救火,週週与欧美大厂高层开视讯会议,稳住订单,一方面得费心安抚母亲。

然而,危机也可能是转机,集团趁着罢工事件辞退煽动人心的员工,并拉高自动化生产比重,降低人力需求;对生产机台了若指掌的郭靖凯,甚至找上专为半导体产业设计自动化机台的设备厂,量身打造机台。

 

挑战通路 首役受挫

如同多数代工厂最终都抱持品牌梦,太和在2013年曾与上海医药集团合资,在普陀区闹区开设「来美丽」美妆通路,然而90坪店铺短短半年就烧掉2000万元。对此,郭靖凯坦言:「我们有点高估国营企业的商业操作灵活度,任何批价、促销都必须走审批流程,错过黄金时间。」又说:「品牌、通路都是大学问,我想我们确实还没準备好。」

郭靖凯勇于尝试新品,他迫不及待试抹集团第1款男士专用护唇膏。

儘管试水温首战随即遭受挫败,但更让集团有所顾忌的是和国际品牌间的合作默契,「这是一个很严肃的议题,我们知道太多品牌的商业机密,跳下来做(品牌),对品牌来说是很大的杀伤力。」郭靖凯用字遣词十分小心,但他话锋一转说:「在不伤害现有基础下,未来会在新的事业体体现品牌梦。」拿捏之下,品牌仍是他不忘追求的梦想。

除了国际品牌订单,近3年,中国彩妆市场强势崛起,郭靖凯观察到90后的中国女生,不化妆绝不出门,太和生技开发的多色散粉、气垫CC霜、双色口红打入中国自然堂、韩束、苏州绿叶等本土彩妆品牌。

咬唇妆正夯,太和代工生产韩系品牌梦妆双色唇膏。MAYBELLINE渐层腮红由太和生技集团代工生产,在市场上掀起高讨论度。

 

投资沖绳 官方补助

「中国很流行打『爆款』(明星商品),加上电商扩散效应,销量是非常惊人的,以苏州绿叶的气垫CC霜为例,3个月可以卖出100万盒,每盒还附一份补充包,对代工厂来说是大补帖。」集团2015年营收回升至9.4亿元,去年更突破11.7亿元,成长幅度达2成。

以往,亚洲彩妆产业多追随欧美脚步,唯独日本能和欧美一较长短。太和生技集团今年年中也启动日本沖绳厂投资的计画,「我们列出渐层粉、三色口红等8样产品,原本想交给日本厂商代工,发现日本竟然只有一家厂商会做其中一样产品。」郭靖凯语调中透露不容怀疑的自信。

郭靖凯从事美妆产业也影响到他的穿着风格,比同龄男士更为时尚。

更让郭靖凯得意的是,沖绳投资案击败50家日本本土厂商,获官方9000万元最高额补助,明年第三季可量产。爱美是人的天性,郭靖凯将彩妆喻为日不落的美丽产业,「白天要化妆、晚上也要,它的需求永远都存在,不会因为科技经济进步,人类就因此不化妆,反而更要画得美美的。」

郭靖凯的座车缓缓驶入仿美国白宫建筑厂办,妆容精緻的高阶女干部轮番进入董事长室报告业绩,阖上门前,郭靖凯一语双关地说:「太和生技的未来就靠妳们这些女英雄了!」逗得一票娘子军笑颜逐开。

LVMH集团自有彩妆品牌SEPHORA部分产品由太和代工。


相关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果博导航一站|网上生活家园|独立地报道新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葡京真人移动端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xpj线路检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