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军脚车行(上篇):百年庆百里征‧脚车行显童军坚毅精神

发布时间:2020-07-28

浏览量:283

童军脚车行(上篇):百年庆百里征‧脚车行显童军坚毅精神脚车,又称自行车、脚踏车或单车,通常是二轮的小型陆上车辆。人骑上车后,以脚踩踏板为动力,是绿色环保的交通工具。英文Bicycle或Bike的Bi意指二,而Cycle意指轮。在中国、台湾、新加坡,通常称之为“自行车”或“脚踏车”,在香港、澳门则通常称之为“单车”。马来西亚童军今年欢庆100週年纪念,为了配合这一次的百年盛事,由皇家童军何礼宏发起的“吉隆坡―波德申2009脚车行”将在本週六(6月6日)盛大举办。这一次,由大约65人组成的脚车队以及30余位工作人员,达成总共100人的宏愿队伍,从吉隆坡出发,取道州际联邦公路并花上大约11个小时,一直骑到波德申Sunshine Camp,路程总共是100公里!这肯定不是一个逍遥轻鬆的脚车行,但秉持着童军的坚毅精神,100公里,亦不算是一个太难越过的挑战!43岁的何礼宏对“脚车行”有着丰富的经验,在中学时代就加入童军团的他,曾经有多次举办脚车行的经验,就例如2006年的“瓜拉雪拉莪―浮罗交怡脚车行”、2007年的“吉隆坡―邦咯岛脚车行”、2008年的“吉隆坡―马六甲脚车行”等等都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这一次的脚车行比较不一样,因为以往都是我们团队里的自己人,也就是Batu B Rovers的童军,人数介于十余至20余人。然而,这一次因为是童军100週年庆,因此我们公开召集更多有兴趣的童军朋友一起参与,目前报名的童军已经达65人,亦是历年来最多人数的一次。”他欣喜地指出,配合100週年庆,的确有很多的“100”来配合及助兴,包括65名脚车手加上30余名工作人员,总数刚好100人;从吉隆坡到波德申全程总共是100公里;脚车的两个轮子像足100公里的两个零;而这一次的脚车行也获得100Plus饮料的赞助,亦是和100扯上关係。从事运输业的何礼宏强调,其实除了童军100週年庆,脚车行当天亦是大马最高元首诞辰,可谓双喜临门。目前脚车行的报名人数已经达65人,其中有20人还是在籍学生,其余者是在职人士。“其实要欢庆童军100週年纪念有很多的方式,例如营火会、宴会、露营等等。而我选择办脚车行,主要是让年经人有机会接触更多不一样的新鲜事,体验更色彩缤纷的生活。”以往的经验告诉何礼宏,脚车行除了是体力上的训练,亦还包括心灵上的培训,因此,说开了,这是一个让参加者体验多方面和全方位人生经验的机会。一切遵照领导人指示“我的一名侄女,参加了某一次从吉隆坡到邦咯岛的脚车行之后,人生经验丰富了,读书也更精明,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参加童军的脚车行,的确是一项考验体力、毅力和心理思想的活动,毕竟童军是一个讲求纪律的制服团体,一切都要遵照领导人的指示,参加者不可以说中途太累、太饿,或因某些事故不想参与而半途退出。“不管是下雨天还是艳阳天,一样要骑至终点才能停下;不能因为地上的积水经汽车溅起泼到自己浑身湿透而说放弃;不能因为骑到满身臭汗而要换衣服;不能使用手提电话等等。总之就是很多东西不能做,不管你有钱没钱,总之我们讲求的就是团队纪律精神。”何礼宏笑着表示,以上所述的只是数项脚车队要遵守的条规。当然,还有很多很多的条规需要遵循。但不管怎幺样,他说,即使面对很大的挑战,队员还是要表现出童军应有的精神,“即使是身体受伤,跌倒,我们还是要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埃再继续上路,达到终点为止。”配合这一次的脚车行,何礼宏指出,它会和往年一样,就是以慈善作为出发点,为社会不幸的一群做点事,“我们每一名报名的童军都要给100令吉,扣除了费用之后余下的款项就统统捐出去。”去年的马六甲脚车行他们捐助了芙蓉一家孤儿院一台烤炉,前年的邦咯岛脚车行则捐助了大港一家孤儿院一盒盒的纸碟纸碗,“今日我们还没计划会捐助甚幺,但肯定的,我们还是同样会捐助给孤儿院,因为孩童是国家未来的主人翁。天气难以估计担心队员出状况在童军队里习惯被称为Abang Ho的何礼宏,坦承要组成一个100名队员的脚车队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这一次参加的童军并不是人人均有脚车行的经验,当日可能发生的状况目前难以想像和估计。“我们最担心的问题是天气太热,队员会因为受不了而中暑。”何礼宏这时望了望天上的太阳对记者说。毕竟,近来的天气实在热得令人受不了,的确叫人担心的。依何礼宏过往的经验所得,脚车队队员只要在事前做足充份準备工夫,例如穿着布质经过特别挑选的长袖衣。如穿不易吸汗的衣服,皮肤排出的汗水不容易被布质吸收,会加重脚车手负担。再者,队员也会获得足够的冷热水供应,另外,他们也全副“武装”,即佩戴安全帽和手套。“我们前方有警方开路,后面有救护车跟随,此外还有专门负责载着后备脚车和脚车更换零件的罗里,相信可以应付现场突发的任何事情。”而目前另一项让何礼宏较担心的,是队员们的体力问题,“对有经验者而言,100公里不算甚幺,但对第一次参加的队员来说,这100公里,亦是相当大的考验了。”文丁斜坡路最考体力相信队员可克服挑战这一次脚车行的另一位主要负责人傅佑源则告诉《光明副刊》,今次“吉隆坡——波德申脚车行”总共100公里的行程中,从森美兰州的文丁到芙蓉一段13.3公里的斜坡路,算是整个行程最大的挑战。“这一段路我姑且叫它为Mantin Challenge,全程是13.3公里,这里要上山。上山,是最耗体力的,队员估计会很辛苦很累。但我相信我们的队员可以克服挑战,越得过。”65名队员将被分为5个队伍,据说这样可以减少风险;而在这一段行程中,总共有数个休息站可以供队员休息,休息够了,站起来再继续上路。“每骑了10公里,就必须要休息补充精力和水分,否则把身体累垮了,这如何是好?”傅佑源的主要工作,除了负责培训队员之外,他还要负责了解全程100公里的路面情况,同时预先设定休息站,并且提供救伤援助,当然,更少不了脚车零件更换支援。他的工作,首先是编定路向,“以前我们编定路向是靠估计的,主要是通过电话向当地朋友了解当地路况,一切都是凭想像和预测,但现在拜科技发达所赐,从网上轻易就可以找到路线图,而且还精準得很。”傅佑源从网上下载了路线图之后,就可以约略计算里数,然后再到现场实地到了解情况,如此一来可谓事半功倍,省事多了。再者是后备脚车零件的支援,“脚车队活动在进行时,常常会有意料之外的事件发生,例如轮胎穿洞、漏风、煞车皮磨损、脱鍊等等,这些简单的问题我们都可以应付,让自己人来解决就行了。”但有些时候,可能是脚车误撞进填满水的地洞,继而导致轮轴坏掉曲掉,“这种情况我们就帮不来了,只能看看附近哪里有脚车店,请专人来协助。”虽然后备支援物件中也包括了脚车,但傅佑源并不鼓励队员更换脚车上路,因为当事人并不熟悉这辆脚车的性能,骑上去可能会控制不来。至于救伤援助,他指出,救伤箱里随时备有的药物主要包括抽筋药、清洗伤口的药物和纱布,“当然,我们的救伤援助只是简单的护理工作,若是真正的大伤,还是得请救护人员帮忙。”风势会形成阻力迎面吹来寸步难移凭经验所得,傅佑源指出,除了当天的天气之外,风势也是影响队员是否能顺利抵达目的地的因素。有着多次参与脚车行丰富经验的傅佑源表示,记得有一次他在北部吉打骑着脚车时,强烈的风势迎面吹来,当时的情况简直是“寸”步难移,“要骑多一寸也是困难的,风太大了,尤其是迎面吹来的风,好像是要把我们给挡起来般,很够力。”因此,他笑着说,当天即使大太阳高挂也不要紧,下大雨也没有关係,最重要就是不要吹大风。由于这一次取道的是州际联邦公路而不是高速大道,傅佑源也比较担心罗里问题,“但由于当天是公共假期,相信罗里不会太多,而且车流量也不会太厉害,希望不会影响到车队的前进。”/副刊‧报导:高宝丽‧2009.06.04


相关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果博导航一站|网上生活家园|独立地报道新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988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申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