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纪念堂如何处理?不单是转型而要改写价值

发布时间:2020-06-15

浏览量:554

中正纪念堂如何处理?不单是转型而要改写价值

(芋传媒记者胡家铭报导)行政院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今(12 日)举行「我们在这里发生故事:台湾民主深化进行式」系列活动的第二场讲座,主题为「解读威权密码:『中正纪念堂』的前世今生」。本场讲座由促转会委员彭仁郁主持,邀请辅仁大学历史系教授陈君恺,以及都市政策研究者张维修先生担任主讲人,分别从历史与空间的角度,全方位解读「中正纪念堂」的空间发展与历史脉络,并且展望该建筑未来面对转型正义的诸多可能性。

中正纪念堂如何处理?不单是转型而要改写价值

曾策展「白色恐怖不义遗址」展览的都市政策研究者张维修讲解,中正纪念堂所在地的空间历史就如同千层蛋糕一样,层层叠叠。从清朝的南门城外到日治时期军事营区 ,镇压雾社事件的山砲部队即是从这里出发,战后国府则安置陆军总部于此。因此这个空间一直是排除在居民生活之外的威权领地。如今,经由市民、观光客、抗争者的使用,表面上成为多重意义竞逐的空间,但是建筑物却仍充满各式象徵符号,从入口的牌楼、周边绵延的迴廊、到堂体的设计构想,乃至于使用的功能内容与管理模式,都呈现出威权时代各种明说和暗喻的政治语言。

他透过史料解密,当初中正纪念堂的设计图决选分两派,一派是怀旧大中国路线,一派则是现代主义,后来俞国华交由蒋宋美龄裁示,蒋宋美龄也没有看,只说:「就选中国式的好了。」因此,中国式的中正纪念堂因而诞生。

中正纪念堂如何处理?不单是转型而要改写价值

张维修认为,中正纪念堂的威权象徵是一套社会过程,透过选址、命名、设计决策、量体规模、空间文化形式、纪念仪式、国家宣传、日常经营等所建构完成。然而,要如何面对转型正义,张维修说,每个人来中正纪念堂都会有很多不同的情绪跟感觉,他相信那都是非常真实的,有人常常利用这个空间打太极拳、慢跑、跳街舞等,更不用説多次的社会运动改写了这个地方的历史记忆跟意义,不过,即使它的意义已经逐渐翻转跟改变,他仍觉得速度还不够快,範围也还不够大,才会造成大家有一种急迫感。

张维修提到,支持中正纪念堂存在的背后因素非常複杂,也许是当年的得利者、支持者、受益者,但就都市空间规划而言,这里有另一层意义,如果你去看台北市的环境,会发现我们没有太多开放空间,但这里却是难得的场域,加上这几年,过去威权时期的管理和规定已经不见了,像是以前坐在草地上会被驱赶、降旗时没有立正会被纠正,现在连周边的迴廊都成为外籍移工的休憩场所,是很重要的聚会空间,这种使用意涵不可否认,它确实符合某些人的需要,这些多重原因也是造成它面对转型的困难。

辅仁大学历史系教授陈君恺则透露,自己原本并不是那幺喜欢这个地方,毕竟起初那种「可怕」的氛围依旧环绕,他依自己不同阶段的生命经验谈中正纪念堂的历史。他说,从读国小时,经历蒋介石过世和参与移灵的经验,开始逐渐了解过去未曾听闻的台湾史,也由于家住附近,眼见建筑物从无到有的过程。随着年纪渐长,发现儿时玩伴的父亲与自己的舅舅同是政治犯,而母亲的亲友,当年住在今日中正纪念堂地界中的宿舍区,即是二二八受难者林茂生的遗族,凡此种种,都促使他进一步反思整个党国体制,并了解到过去为台湾民主奋斗人士的居住地,就是现在的自由广场,感到非常的讽刺。

他坦言,一直到野百合学运后才开始爱来这个地方。陈君恺回忆,从那之后,中正纪念堂已经变得不像 30 年前那幺肃杀,因为这个空间被人民的力量「解放」过太多次,像这次他策展「威权与民主的对撞」,从野百合学运之后,有太多民主化的种种在这里上演,若是草率地拆掉这个威权象徵,当然可以很容易就把这个威权象徵给遗忘,但同时也可能遗忘了台湾民主化的重要过程,因为,是我们用民主化改写了这个地方的历史。

中正纪念堂如何处理?不单是转型而要改写价值

陈君恺提到,「威权象徵」在这个场域是无所不在的,那幺,「去除威权」要从什幺角度着手就很重要,我们首要必须先确认「事实是什幺」,理解事实跟事实之间有某种因果关係,我们再深入解释。不然,如果只是单纯要去除威权,就是全部拆掉,因为这裏「无处不威权」。

「我曾经听过让蒋介石铜像转身,让他面壁思过,但这比较困难;另一个比较简单的做法,我们或许可以将那些被蒋介石屠杀的人的名牌、照片等,置在堂中内部的墙面,让蒋介石整天看着他自己所做过的事;又或者,象徵他 89 岁的 89 层阶梯,可以在每一层刻下这一年他做了什幺事,如戒严、枪决多少人等,这样就不会只是单纯崇奉独裁者,我们必须让他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偿付这个历史责任。」

陈君恺也无奈表示,不然,我们只做一半会很糟糕,只改成「自由广场」,结果大家都以为自由是蒋介石给的,而外国观光客望文生义:「原来你们缅怀他是因为他给了你们民主自由,所以才叫自由广场。」

中正纪念堂如何处理?不单是转型而要改写价值

促转会委员彭仁郁最后总结时提及,促转会在去年 12 月已经提出对中正纪念堂转型的五项原则建议,分别是:一、解除现存地景之威权性格;二、铭记从威权统治到挑战威权的历史轨迹;三、推动人权、民主、法治相关调查研究与普及公民教育;四、规划能够有效履行以上原则所列举职能之机构;五、转型与修法过程中,应有回应转型正义工作之过渡措施。

中正纪念堂如何处理?不单是转型而要改写价值

同时,彭仁郁也强调,依据促转条例规定,促转会需规划、推动各处理威权象徵相关事宜,未来促转会将持续举办座谈,或是藉由工作坊,鼓励中学教师製作教案等方式,持续让公民社会重视转型正义的议题。

本次讲座吸引各界关心转型正义的民众到场,包含台湾政治受难者关怀协会理事长陈中统、台湾二二八关怀总会理事长潘信行、政治受难者家属蓝芸若女士等也都到场表达对中正纪念堂转型的看法,也有许多民众提供对空间解严议题的建议。


相关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果博导航一站|网上生活家园|独立地报道新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9.9.5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申博现金官网